破解新冠肺炎假新闻之“我的某某某说”系列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假账号讯息图(1)

5月14日晚上11点37分,一则以“请大家(华人/印度人)注意:我有个印度朋友在KL医院的当护士 ”为开头的脸书讯息,由一个账号名为Xiao Er Lu(注册ID:XiaoEr.Lu.167)发布在个人脸书墙上,这个账号明显是个假账号,但是这则一看就是路边社消息的不实讯息,却可以在不到24小时之内累计突破2000多个分享。

到网络红人把他翻译成马来文的时候,已经有2500多个分享,之后短短几个小时之内,因为马来社会的注意,被脸书管理层拿下该文之前,分享直冲5000个。

这则不实讯息到底有什么了不起?后面告诉我们的是什么现象?以下会说明。

如何验证假账号?

首先,我先说明如何判断这个账号是假的?

只要看到非常漂亮如模特儿,但好友人数不多,账号的档案照(profile picture)少得可怜,最重要的是,账号注册的日子短,就应该保持怀疑态度进行账号搜索。(备注:如果你的账号符合以上条件,但不是假账号,只能说非常抱歉)

第一步,检查这个账号的注册ID,注册ID和显示名称(display name)不一样,同名同姓的人太多,脸书上显示为David Wong的可能有数十万人,但每一个David Wong的注册ID肯定不一样,脸书的系统才能辨识。

如何知道注册ID?手机版的脸书app允许用户分享账号页面链接,按下分享键,选择拷贝(copy),贴去任何一个可以贴文字的地方,就会可以显示。以这个假账号为例,拷贝出来的链接是:facebook.com/xiaoer.lu.167 。“facebook.com/“之后的就是注册ID。使用电脑逛脸书的话,就直接看网页url,就看得到了。

我曾经说过,账号注册ID如果全是数字,一定是假账号,登记假账号的人甚至懒得替假账号想一个注册名称。

而这个xiaoer.lu.167账号可疑,但必须多做一点功课。第二步,下载它所使用的档案照搜寻是否冒用她人照片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假账号盗用她人照片,一秒搜寻就无所遁形,但为什么大家就是会相信假账号呢?

果然,只要使用Google照片搜寻功能,一秒之内答案出来。这张照片的真正主人是一名台湾人,名字为唐筠喬,2013年上过东森新闻,个人照曝光在网路上,现在被人盗用注册为假账号。

档案中的旅游照片也都是假的,只要用其中一张飞机餐的照片来搜寻,就会发现,该照片早在2015年8月31日,就被人发布在网路上,文章题为《那些年我吃过的航空餐》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连飞机餐照片都是网络上下载的,画素超低。在每个人的手机拍照拍出来都看得到毛孔的年代,大家怎么不对年轻美女拍出画质低、画面超糊的照片起疑心?

使用她人照片拿来做脸书档案照,假造旅游经验,百分之百可以肯定是假账号,网络上一堆爱情骗子也都是男的帅女的美,但受骗者真的见过真人吗?没有,都是别人的照片。

为何有人选择相信假消息?

确认这是一个假账号之后,我们接着下来就要做文本内容分析,这个讯息到底戳中了什么要害,让大家心甘情愿的分享一则完全没有认证出处的恶意不实资讯?

该短讯开宗明义说明写给华印裔,接着就引用一位所谓印裔护士,说明卫生部公布的病例数据不实,而政府最新放宽管制令是一个居心叵测的决定,接着下来就是开斋节,提醒大家要小心。

这是一个用膝盖想都可以认证的阴谋论加不实消息,为什么可以获得数千人分享?

首先,有不少分享的人其实看破这是一则假讯息,因此他们的留言其实都是批评这则讯息。但依然有许多人抱着,宁可信其有,或者无风不起浪的态度分享,因为想提醒大家要小心,不要松懈防疫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其实,相当多的使用者马上就看穿这是一则假讯息,账号也是假的,那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不觉得有问题?

问题是,这则讯息的种族主义色彩如此明显,许多分享的人却完全没有察觉有问题?

认知偏差与确认偏误

因为,这则阴谋论讯息完全符合了许多分享者的世界观,或者说认知偏差,所以这则讯息对大家而言,毫无违和。

人的五官知觉是有缺陷的,我们的看法与意见往往由过往的经验所形塑,而我们的记忆不可能装下每一天所有的琐碎事情,因此,我们所做的决定与意见通常就被我们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所塑造。

例如,许多人认为搭飞机比开车危险得多;但数据显示,航空交通的失事率远远低于陆路交通,尤其是在马来西亚,2018年车祸死亡人数6,284人,若换算一台飞机搭载200位乘客,那等于一年要掉30几台飞机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车祸死亡率远高于搭乘飞机,但我们却直觉认为后者比较严重,因为空难事件留下的印象较深刻。(摄影/Manfred Irmer)

可是,我们关注空难远多于眼前的车祸,车祸死亡率高,但大家完全不以为意。因为,易得性偏差(Availability heuristic)影响了我们的思路,我们把记忆里最容易想起来的事情,当作最可能发生的事情,而空难事件每一次发生都深深烙印在大家的脑海里,是大家记忆深刻的事件。

我们的认知偏差影响我们判断事情与吸收资讯,因为我们会倾向于吸收符合我们的认知的资讯,是为确认偏误(confirmation bias)。例如,开车遇上前方车子不打讯号灯切换车道,或危险驾驶,后来发现驾驶的身份,破口而出“很多XX就是这样鲁莽不看路!”当中代词可以切换女人、男人、老人或各种族群身份。

但开车态度真的和整个性别还是族群有关系吗?更多时候,是我们截取部分经验强化我们的观点,然后再验证,再强化,形成我们所谓的偏见。所以,女车手摔车尾的时候,大家觉得很新鲜,因为打破了大家的偏见。

回到我们要讨论的那则讯息上,当中的偏见实在太多,包括族群偏见与对政府的不信任。我们可以不满现任政府使用不正当手段夺权,但对卫生部的专业官僚应该要有最基本的信任与尊重,相信这则讯息等同于质疑卫生部总监诺希山每天都在报假数据,而分享这则讯息的人,也极有可能是在知道诺希山是华裔时,欢欣鼓舞的人。

基本上,这个讯息戳中的,是许多人对友族为主的官僚体系、政府的不信任偏见,所以大家竟然可以对一则荒谬得可以的讯息,当作空穴不来风的消息分享。

有人操作假讯息?

最后,我要谈的是,这则子虚乌有的讯息后面的操作,这是我这几天注意到的现象,没有定论,但非常有趣,希望没有政党与政治人物对号入座。

5月14日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宣布开放直辖区周五祈祷,但限制每次入清真寺祈祷的人数为30人。各大报章都有报道该则新闻,新闻报道非常的平铺直叙,就连一直以来很会闹的各报小编,都正经八百的写脸书引言,没有带风向。但是,新闻底下的留言就是呈现族群偏见的栏位了。

这些留言的故事由一个名为Malaysia Military Power的专页转述报道,看不懂中文的马来网友涌入《中国报》与《星洲日报》脸书上的该则新闻链接留言狂骂,有的甚至误以为是两份报纸诅咒、咒骂穆斯林,不分清红皂白要求关掉两家报纸,并批评是否整个华社都如此种族主义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Malaysia Military Power的新闻分享截屏。

至于“印度朋友当护士”的这则假讯息,在大概24小时之内,冲到2500个分享,之后,经由使用马来语的华裔网红Ulasan Apek Cina分享,在被撤下来之前累积5000个分享。许多经由该网红介绍而进入分享留言抨击的人,点名攻击这是RBA(红豆兵)制造的假讯息。

问题来了,RBA本身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假讯息!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昵称Kak Ton的Azfarinaz Amran在个人推特上上承认自己过去也涉及捏造RBA的存在,她在脸书也有个人账号,可以验证个人身份真实。

曾经在JASA服务的Azfarinaz Amran不止一次在推特以及脸书上澄清,所谓的红豆兵、RBA网军完全是当年JASA替巫统政府制造出来,抹黑所有的非马来裔网民为在野党网军,但RBA从来不存在,但因为谣言深入民心,直到今日,许多马来网友依然把RBA挂在嘴边。

所以,愈是想要制造这次种族主义事件是RBA在幕后操控的假讯息事件,愈是证明黑手就是把RBA这个名堂制造出来的人。

可是,有人要故意制造种族纠纷,没有乡民们跟着起哄是吵不起来的,多少人被假讯息傻傻的诓进种族主义事件里面去了呢?

Written by

Member of Parliament for Kluang, Malaysia. A former journalist, an advocate for media literacy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